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更好右
  • 孩子近视加深无法评“三好生” 近视的锅是谁的?
  • 2019-07-30 12:12:00 来源: 作者:
  • 【字号: 收藏 打印 分享到:


最近,一些来自杭州三墩小学的家长向媒体提出质疑,称孩子因为视力不达标,无法评选“三好学生”。对此,校方回应称,学校在此前出台规定,视力在5.0以下,且每个学期的视力从开学到期末,下降0.1的,不能评“三好学生”,有特殊情况,学生可以去医院打报告。这个说法,得到了西湖区教育局的支持,西湖区教育局称,三墩小学将近视作为学生评价项目的指标之一,根本是从关心孩子健康成长的教育出新出发,并且相信,这样的做法定会赢得家长的理解和社会的支持,也一定会对学生视力防控起作用。

 

2019年4月,浙江省教育厅、浙江省卫健委、省疾控中心、省妇联等共11部门共同发布近视综合防控意见,力争到2023年,实现全省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基础上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。视力很重要,对于孩子视力的问题,教育主管部门焦虑着急,但是我相信,作为家长一定会更加着急。全社会都知道,近视防控工作的重要性。但是,这项规则,为何还是让家长不满、社会关切呢?

 

 

我国小学生、初中生、高中生、大学生的视力不良率

 

主体责任的倒置 是引发舆论关切的关键

作为“三好学生”,身体要好,这没毛病。作为身体素质评价指标,眼睛要好,也没有毛病。但是为什么,孩子近视加深,就没法评三好生,引发公众的吐槽和焦虑呢?因为,近视的管控,并非让学生进行单方面努力就可以完成的。我想所有人都会同意一个观点,那就是三好学生,评价的学生的表现,而不是评价学生的禀赋。如传统意义上,对于身体的考核,在于体育成绩的表现,这些数据的获得,学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达到标准和要求的。而近视的形成,有眼科专家就明确指出,其成因是非常复杂的,既有先天生理的机制,又有后天人为的因素。比如,散光、环境等客观因素,都会对孩子的视力产生影响。基于这一点,学校单纯以数量变化进行评定,在科学性上难以经得起推敲。

 

而实际上,相关主管部门对于近视的重视,主体责任是下给学校的。以西湖区为例,在西湖区教育局发布的《西湖区举行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专题会议》这则新闻上,就说在今年6月11日,西湖区举行的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专题会议前,相关负责人收看了全省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工作视频会议,并引用了省政府副秘书长蔡晓春在视频会议中对于近视工作强调的“一加二减三提升”。

 

“一加”,是指要加强学生体育活动;“二减”,一是指要减少学生学业负担与电子产品使用;“三提升”,是指提升视觉环境、视力健康教育成效与近视防控信息化水平。这份讲话中,其实可以明确感受到,在防治近视工作中,学校是责任主体。

 

 

那么什么是落实主体责任?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,严禁使用APP布置作业;这属于落实主体责任,还体育课给学生,充分保障体育运动、休息的时间是落实主体责任,多栽种绿色植物,保障教室足够的亮度,是落实主体责任。而层层转包压力、利用评优、考评方式“摊派”,并不在落实主体责任的涵义当中。

 

当然,家庭防治是近视防控当中不可缺少的环节,但是实际上,家长、学生个人,并不能完全左右近视度数的加深与否。主观努力、客观不见成效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。

 

基于这样的逻辑,让学生承担因为近视导致无法评优等情况,难以服众,可以想象。因为毕竟,评优,也或多或少对于孩子未来在学校的选择、成长的履历产生影响。

 

课业负担仍然是孩子视力保护的主要障碍

现在学生近视的压力,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:一是学业的负担,作业多、学习压力大,课后在家做作业的时间占有量大。二是电子产品的影响,部分学生玩游戏、看手机等电子产品,这也是导致视力下降的一个原因。

 

电子产品使用上,可能是家长唯一有效能够帮助孩子进行改进的地方,而在学习压力问题上,家长也同样面临希望孩子成绩往上走的目标,视力和成绩之间,家长权衡的结果显而易见。

 

要解决这个部分的问题,其实还是要回归责任的落实。现在在一些公办学校,老师课上教的少,课后靠补习班的现象存在。有一些老师,甚至直接和学生家长说,你不去报个补习班,怕要跟不上。导致的结果,是一些学生,课上8小时,严格按照要求“减负”,课外几小时,实实在在的在“增负”。孩子学习太累,父母跟着受罪,最好的时光效率没有提升,却人为拉大了教学的时间,也在客观上,增加了学生的负担。

 

 

更大的隐忧:上完补习班 上视力恢复班

让笔者更为担心的是。如果以视力下降作为“三好学生”考评指标不能有科学评价标准的话,上完补习班上视力恢复班,会成为一种新样态。

 

毫无悬念,在近视加深无法“参评三好学生”的新闻发酵以后,就有一些近视矫正机构开始进行宣传:称其产品可以短期内完成近视的矫正工作,是孩子爸妈不用担心孩子评不上“三好学生”的利器,更有不少的机构,也依靠这种模式进行宣传。

 

但是,此前我们钱江视频《九点半》的记者在调查中就发现,有一些所谓的近视矫正机构,并不完全具备矫正能力,仅对个别问题有一定的作用,但是实际的矫正方法,并不完全靠谱。但是,在评优的考评大棒下,家长是否会对这样的近视矫正机构趋之若鹜,不得而知。但刚下补习班,又上视力恢复班,并非是荒诞的想象。从这一点来说,这项规则究竟对谁有利,却要扎扎实实地打上一个问号。

 

从这一点来看,学校不能从本质上,调整学生的学习模式、培养模式,不从真正意义上实现教育教学“课堂高效、课外减负”的目标,这样的近视指标考核,某种意义上,就是推责任、卸担子,搞摊派。是一种教育管理上的“懒政”。

 

 

期待:制定科学规则

孩子视力很重要,没有人期待自己的孩子是“瞎子”。但是这样的期待,建立在学校制定科学的规则上。如今,大数据技术已经成熟,定期对学生的数据进行动态管理,对全班性的问题还是学生个别的问题进行分析,联合医学专业机构提供防控支持,这是学校可以开展的工作。

 

当然,对于近视防控工作,主观上不配合、不协作,在明确制定近视防控方案不执行的学生和家长,可以进行批评教育直至取消评优评奖资格,我相信如果是这样来制定规则和方案,可能就不会形成吐槽和争论了。

 

作者:汤汉涛(制片人)

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《九点半》栏目

 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若有侵权请联系

  •   分享到:
网赌连赢2个月补天